笔趣阁 > 特种奶爸俏老婆 > 第三千九百五十六章:如获至宝

第三千九百五十六章:如获至宝

笔趣阁 www.bqg6.com,最快更新特种奶爸俏老婆最新章节!

    (第三更)

    林昆之所以惊讶,是因为这纸袋子里的东西颇有来头,他想到了之前初次见识过柳家传家的酒引子,那股子味道极其难闻,臭烘烘的满是腐烂的气味,而眼前柳如烟指尖上的这东西和那味道极其相似。

    “酒引子?”

    林昆惊讶了一声过后,更是惊讶地道:“那隋影不会这么好心,把他们那大酒集团的酒引子送上吧。”

    如此这么一琢磨,林昆倒是来了兴致打趣,“如烟,你可要跟我好好交待,你和那隋影是不是暗地里有什么来往,表面上的不合只是一种假象。”

    “呵呵......”

    柳如烟轻笑了起来,没有多解释,而是转过身来到了旁边地上的一个酒坛子前,打开了上面的封口,空气中的酒香顿时更浓郁了几分,林昆忍不住嗅了一下鼻子,笑着道:“我可不算一个贪酒的人,可每次闻到这酒香,都忍不住尝上一口。”

    柳如烟笑道:“不贪酒的人却有着好酒量,还真是不巧。”说着,她又冲林昆招呼了一下,“过来尝尝。”

    这仓库里只有酒坛子而没有酒杯,柳如烟先伸出一根手指头,在酒坛子里蘸了一下,放进嘴里吮了一下。

    林昆却不太好意思下手,有些尴尬地笑道:“我这还没洗手呢,要不......”

    他的话不等说完,柳如烟又蘸了一下酒水的手指头伸进了他的嘴里,林昆脸上的表情一愣,有些恍惚茫然,脑袋稍稍一琢磨,这画风好像不大对劲儿啊。

    “怎么样?”柳如烟笑着问,林昆觉得尴尬,人家姑娘家并不觉得有什么不妥,将手指收了回来。

    林昆脑袋有些空白,一时间还真就答不上来什么。

    柳如烟笑着说:“酒香淳烈,从发酵到最后成酒的每一个环节都经过细细的把控,柳家的女儿红名头虽然不如那些华夏的传统大酒厂,但这酒的品质我很有信心,有朝一日一定会成为华夏第一酒的。”

    林昆咧开嘴笑,“是,我也是这么觉得的。”

    柳如烟颇有疑惑地看着林昆,“你怎么了?”

    林昆道:“没,没什么啊。”

    柳如烟嫣然一笑,她不觉得用手指让林昆试酒有什么不妥,“你稍等一下,再尝尝这酒的味道如何。”

    柳如烟将指尖上沾染的那一点臭臭的东西混入了酒水中,她的指尖在坛子里晃动了两下,发出哗啦的声音,坛中的酒香更是肆意地飘散出来了。

    “再尝尝。”

    柳如烟将蘸了酒水的手指头拿出来,伸到林昆的面前。

    林昆身子往后挪动了一下,“这......这还能喝了么?”他不是嫌弃柳如烟的手指头,如此佳人的青葱手指,又是沾染了酒香淳烈的酒水,自然是美味,只是刚刚臭烘烘地东西混进了酒里,怎么想都恶心。

    柳如烟没有强求,而是笑着将手指放进了自己的嘴里吸吮了一下,“呵,还真是够厉害的,就这么一点的小份量,就能彻底坏了一摊子的酒,酒香闻起来虽然还在,可这酒的味道却是苦涩至极。”

    林昆嗅着坛中的酒香并无任何不妥,可听柳如烟这么一说,心中也是好奇,柳如烟就亲自尝了这酒,他一个大老爷们的还扭捏个啥,手指头伸进酒坛子里搅动了一下,然后放进嘴里吮了一下......

    “呸!”

    林昆马上向一旁啐了一口,回过头看着柳如烟道:“这酒怎么馊了,何止是苦涩,简直是发酸发臭了。”

    柳如烟提起手中的纸袋,笑着说:“这东西是酒引子不假,可这酒引子也分好坏,两种酒引子单从外面和气味来看,是很难分辨出好坏的,但二者却有着本质的区别,好的酒引子会酿出精美的佳酿来,可这坏掉的酒引子,却是佳酿的绝对克星。”

    林昆道:“那这坏的酒引子是怎么来的?”

    柳如烟笑着说:“好的酒引子用行里的话说叫‘凝露膏’,坏的酒引子行里称之为‘败粏’,凝露膏和败粏的制作工艺其实差不多,只是制作这酒引子的师傅功力不同,工艺也不同,其中的用料也可能稍有差别,所以最终产长的结果不同。

    我们柳家的酒引子,我从姐姐那里得到后,又依照其中的配方与我爸之前留下的工艺记录,做出了更多,但这个过程中也有失败的,就变成了败粏。”

    林昆听得似懂非懂,指着柳如烟手里的纸袋道:“那这里面的......”

    柳如烟笑着说:“应该是隋影背后的那个大酒厂集团的败粏,败粏根本没有任何用途,而且只要工艺不泄露,也不用担心有人会根据这其中的成分,推演出凝露膏来,就算是能够推演出凝露膏,不懂得他们的酿酒工艺,也不可能酿出同样的酒来。

    一杯酒看似透明清澈,这其中所涉及到的工序少说有上百种,少了其中的任何一个细节,都不能做出味道一样淳烈的酒。”

    林昆听得迷了糊的,笑着说:“你和我说了这么多,我也听不太明白,我倒是有一个疑问,这个隋影为什么让我用这种难闻而又恶心的东西来使坏,随便换点被的东西不行,比如放点泻药进去,那些国外的贵族们喝了拉肚子,非但会取消合同,而且还会向你讨要赔偿,这岂不是更好?”

    柳如烟笑着说:“这你就想简单了吧,如果真是那样的话,我肯定会彻查的,如果找出了往这酒中下药的你,然后再把她给揪出来,她隋影受了牵连不说,她背后的酒厂集团也会因此而摊上麻烦。

    可这败粏就不同了,它的成分能与酒中的成分完全溶解,即便是用最高端的实验室,也查不出有什么不妥,最终还是会以我们酿酒工艺的疏忽导致了不良结果而定论,这样我们柳家的女儿红就彻底败了名声,以后再想进入国外市场就没可能了。”

    林昆听完之后,赞叹了一声,“还真是最毒妇人心啊。”

    柳如烟突然陷入沉思,似乎是想到了什么,白皙的脸颊飞上一抹喜色,林昆疑惑地看着她,“你怎么了?”

    柳如烟双手捧住纸袋,似乎如获至宝一般,一双大眼睛闪闪发亮的看着林昆,“以后再见到隋影,我可要好好地谢谢她,给我送了这么好的礼物!”

    林昆脸上的表情更是疑惑,“如烟,你不像是喝多了呀?”又伸手摸了摸她的脑门儿,“也没发烧啊......”